《九歌·湘夫人》原文、翻译及赏析(屈原古诗)

帝子降兮北渚,目眇眇兮愁予。

袅袅兮秋风,洞庭波兮木叶下。

登白薠兮骋望,与佳期兮夕张。

鸟何萃兮蘋中,罾何为兮木上?沅有芷兮澧有兰,思公子兮未敢言。

荒忽兮远望,观流水兮潺湲。

麋何食兮庭中?蛟何为兮水裔?朝驰余马兮江皋,夕济兮西澨。

闻佳人兮召予,将腾驾兮偕逝。

筑室兮水中,葺之兮荷盖。

荪壁兮紫坛,播芳椒兮成堂。

桂栋兮兰橑,辛夷楣兮药房。

罔薜荔兮为帷,擗蕙櫋兮既张。

白玉兮为镇,疏石兰兮为芳。

芷葺兮荷屋,缭之兮杜衡。

合百草兮实庭,建芳馨兮庑门。

九嶷缤兮并迎,灵之来兮如云。

捐余袂兮江中,遗余褋兮澧浦。

搴汀洲兮杜若,将以遗兮远者。

时不可兮骤得,聊逍遥兮容与。

——先秦·屈原九歌·湘夫人

九歌·湘夫人原文、翻译及赏析(屈原古诗)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
湘夫人降落在北洲之上,极目远眺啊使我惆怅。

树木轻摇啊秋风初凉,洞庭起波啊树叶落降。

踩着白薠啊纵目四望,与佳人相约啊在今天晚上。

鸟儿为什么聚集在水草之处?鱼网为什么挂结在树梢之上?

沅水芷草绿啊澧水兰花香,思念湘夫人啊却不敢明讲。

神思恍惚啊望着远方,只见江水啊缓缓流淌。

麋鹿为什么在庭院里觅食?蛟龙为什么在水边游荡?

清晨我打马在江畔奔驰,傍晚我渡到江水西旁。

我听说湘夫人啊在召唤着我,我将驾车啊与她同往。

我要把房屋啊建筑在水中央,还要把荷叶啊盖在屋顶上。

荪草装点墙壁啊紫贝铺砌庭坛。四壁撒满香椒啊用来装饰厅堂。

桂木作栋梁啊木兰为桁椽,辛夷装门楣啊白芷饰卧房。

编织薜荔啊做成帷幕,析开蕙草做的幔帐也已支张。

用白玉啊做成镇席,各处陈设石兰啊一片芳香。

在荷屋上覆盖芷草,用杜衡缠绕四方。

汇集各种花草啊布满庭院,建造芬芳馥郁的门廊。

九嶷山的众神都来欢迎湘夫人,他们簇簇拥拥的像云一样。

我把那衣袖抛到江中去,我把那单衣扔到澧水旁。

我在小洲上啊采摘着杜若,将用来馈赠给远方的姑娘。

美好的时光啊不可多得,我姑且悠闲自得地徘徊游逛。

注释

九歌:屈原十一篇作品的总称。“九”是泛指,非实数,《九歌》本是古乐章名。王逸《楚辞章句》认为:“昔楚国南郢之邑,沅湘之间,其俗信鬼而好祠。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。屈原放逐,窜伏其域,杯忧苦毒,愁思沸郁,出见俗人祭祀之札,歌舞之乐,其辞鄙陋,因作《九歌》之曲,上陈事神之敬,下见已之冤结,托之以风谏。”也有人认为是屈原在民间祭歌的基础上加工而成。关于湘夫人和湘君为谁,多有争论。二人为湘水之神,则无疑。

帝子:指湘夫人。舜妃为帝尧之女,故称帝子。

眇眇(miǎo):望而不见的样子。

愁予:使我忧愁。

袅袅(niǎo):绵长不绝的样子。

波:生波。下:落。

薠(fán):一种近水生的秋草。骋望:纵目而望。

佳:佳人,指湘夫人。期:期约。张:陈设。

萃:集。鸟本当集在木上,反说在水草中。

罾(zēng):捕鱼的网。罾原当在水中,反说在木上,比喻所愿不得,失其应处之所。

沅:即沅水,在今湖南省。澧(lǐ):即澧水,在今湖南省,流入洞庭湖。芷(zhǐ):即白芷,一种香草。

公子:指湘夫人。古代贵族称公族,贵族子女不分性别,都可称“公子”。

荒忽:不分明的样子。

潺湲:水流的样子。

麋:兽名,似鹿。

水裔:水边。此名意谓蛟本当在深渊而在水边。比喻所处失常。

皋:水边高地。

澨(shì):水边。

腾驾:驾着马车奔腾飞驰。偕逝:同往。

葺:编草盖房子。盖:指屋顶。

荪壁:用荪草饰壁。荪(sūn):一种香草。紫:紫贝。坛:中庭。

椒:一种科香木。

栋:屋栋,屋脊柱。橑(lǎo):屋椽(chuán)。

辛夷:木名,初春升花。楣:门上横梁。药:白芷。

罔:通“网”,作结解。薜荔;一种香草,缘木而生。帷:帷帐。

擗(pǐ):掰开。蕙:一种香草。櫋(mián):隔扇。

镇:镇压坐席之物。

疏:分疏,分陈。石兰:一种香草。

缭:缠绕。杜衡:一种香草。

合:合聚。百草:指众芳草。实:充实。

馨:能够远闻的香。庑(wǔ):走廊。

九嶷(yí):山名,传说中舜的葬地,在湘水南。这里指九嶷山神。缤:盛多的样子。

灵:神。如云:形容众多。

袂(mèi):衣袖。

褋(dié):《方言》:禅衣,江淮南楚之间谓之“褋”。禅衣即女子内衣,是湘夫人送给湘君的信物。这是古时女子爱情生活的习惯。

汀:水中或水边的平地。杜若:一种香草。

远者:指湘夫人。

骤得:数得,屡得。

逍遥:游玩。容与:悠闲的样子。

九歌·湘夫人原文、翻译及赏析(屈原古诗)

鉴赏

一般认为,湘夫人是湘水女性之河,与湘水男性之河湘君是配偶河。湘水是楚国境内所独有的最大河流。湘君、湘夫人这对河祇反映了原始初民崇拜自然河灵的一种意识形态和“河人恋爱”的构想。楚国民间文艺,有着浓他的宗教气氛,祭坛实际上就是“剧坛”或“文坛”。以《湘君》和《湘夫人》为例:人们在祭湘君时,以女性的歌者或祭者扮演角色迎接湘君;祭湘夫人时,以男性的歌者或祭者扮演角色迎接湘夫人,各致以爱慕之深情。他们借河为对象,寄托人间纯朴真挚的爱情;同时也反映楚国人民与自然界的和谐。因为纵灌南楚的湘水与楚国人民有着血肉相连的关系,她像慈爱的母亲,哺育着楚国世世代代的人民。人们对湘水寄予深切的爱,把湘水一为爱之河,幸福之河,进而把湘水的描写人格化。河的形象也和人一样演出悲欢离合的故事,人民意念中的河,也就具体地罩上了历史传说人物的影子。湘君和湘夫人就是以舜与二妃(娥皇、女英)的传说为原型的。这样一来,河的形象不仅更为丰富生动,也更能与现实生活中的人在情感上靠近,使人感到亲切可近,富有人情味。

诗题虽为《湘夫人》,但诗中的主人公却是湘君。这首诗的主题主要是描写相恋者生死契阔、会合无缘。作品始终以候人不来为线索,在怅惘中向对方表示深长的怨望,但彼此之间的爱情始终不渝则是一致的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雨雪霏霏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uerwuyou.com/12384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