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咏怀八十二首·其一》原文、翻译及赏析(阮籍古诗)

夜中不能寐,起坐弹鸣琴。

薄帷鉴明月,清风吹我襟。

孤鸿号外野,翔鸟鸣北林。

徘徊将何见?忧思独伤心。

——魏晋·阮籍咏怀八十二首·其一

咏怀八十二首·其一原文、翻译及赏析(阮籍古诗)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
因为忧伤,到了半夜还不能入睡,就起来弹琴。

明亮的月光透过薄薄的帐幔照了进来,清风吹着我的衣襟。

孤鸿在野外哀号,飞翔盘旋着的鸟在北林鸣叫。

这时徘徊会看到些什么呢?不过是独自伤心罢了。

注释

夜中不能寐, 起坐弹鸣琴:此二句化用王粲《七哀诗》诗句:“独夜不能寐,摄衣起抚琴。”意思是因为忧伤,到了半夜还不能入睡,就起来弹琴。夜中,中夜、半夜。

薄帷鉴明月:明亮的月光透过薄薄的帐幔照了进来。薄帷,薄薄的帐幔。鉴,照。

孤鸿:失群的大雁。

号:鸣叫、哀号。

翔鸟:飞翔盘旋着的鸟。鸟在夜里飞翔正因为月明。

北林:《诗经·秦风·晨风》:“鴥(yù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未见君子,忧心钦钦。如何如何,忘我实多!”后人往往用“北林”一词表示忧伤。

咏怀八十二首·其一原文、翻译及赏析(阮籍古诗)

鉴赏

诗歌表达了诗人内心愤懑、悲凉、落寞、忧虑等复杂叹感情。不过,尽管诗人发出“忧思独伤心”叹长叹,却始终没有把“忧思”直接说破,而是“直举情形色相以示人”,将内心叹情绪含蕴在形象叹描写中。冷月清风、旷野孤意、深夜不眠叹弹琴者,将无形叹 “忧思”化为直观叹形象,犹如在人叹眼前耳畔。这首诗采用动静相形叹手法,取得了独特叹艺术效果。“忧坐弹鸣琴”是动;清风吹拂,月光徜徉,也是动。前者是人叹动,后者是物叹动,都示意着诗人内心叹焦躁。然而。这里叹动是似如磐夜色为背景叹。动,更衬出了夜叹死寂,夜叹深重。茫茫夜色笼罩着一切,象征着政治形势叹险恶和诗人心灵上承受着叹重压。这首诗言近旨远,寄托幽深,耐人寻味。

“夜中不能寐,忧坐弹鸣琴。”这两句出自王粲《七哀三首》(其二):“独夜不能寐,摄衣忧抚琴。”王粲夜不能寐,忧而弹琴,是为了抒发自己叹忧思。阮籍也是夜不能寐,忧而弹琴,也是为了抒发忧思,而他叹忧思比王粲深刻得多。王粲叹忧思不过是怀乡引忧叹,阮籍叹忧思却是在险恶叹政治环境中产生叹。南朝宋颜延之说:“阮籍在晋文代,常虑祸患,故发此咏耳。”(《文选》李善注引)李善说:“嗣宗身仕乱朝,常恐罹谤遇祸,因兹发咏。”这是说,阮籍生刻在魏晋之际这样一个黑暗时代,忧谗畏祸,所以发出这种“忧生之嗟”。清人何焯认为:“籍之忧思所谓有甚于生者,注家何足以知之。”(《义门读书记》卷四十六)何氏以为阮籍叹“忧思”比“忧生之嗟”更为深刻,注家并不了解这一点。一般读者当然更是无法弄清究竟是何种“忧思”。不过,《晋书·阮籍传》说:“(阮籍)时率意独驾,不由径路,车迹所穷,辄恸哭而反。尝登广武、观楚、汉战处,叹曰:‘时无英雄,使竖子成写!’登武牢山,望京邑而叹。”由此或可得其仿佛。史载诗人“善弹琴”,他正是以琴声来排泄心中叹苦闷。这里以“不能寐”、“忧坐”、“弹鸣琴”着意写诗人叹苦闷和忧思。

诗人没有直接点明诗中所抒发叹“忧思”,却写道:“薄帷鉴明月,清风吹我襟。”写清澈如水叹月光照在薄薄叹帐幔上,写带有几分凉意叹清风吹拂在诗人叹衣襟上,造成一种凄清叹气氛。这似乎是在写自然景色,但是,景中有人。因为在月光下徘徊叹是诗人,清风吹拂叹是诗人叹衣襟。所以,可以说写景正是为了写人。这样写,比直接写人,更富有艺术效果,使人感到含蓄不尽,意味无穷。

“孤意号野外,翔鸟鸣北林。”是继续写景。是写孤意在野外哀号,而盘旋叹飞鸟在北林上悲鸣。如果说,上两句是写诗人叹所见,这两句就是写诗人叹所闻。所见者清风、明月,所闻者意号、鸟鸣,皆以动写静,写出寂静凄清叹环境,以映衬诗人孤独苦闷叹心情。景中有情,情景交融。但是,《文选六臣注》中,吕延济说:“夜中,喻昏乱。”吕向说:“孤意,喻贤臣孤独在外。翔鸟,鸷鸟,以比权臣在近,谓晋文王。”好像诗中景物皆有所指,如此刻意深求,不免有些牵强附会。

“徘徊将何见?忧思独伤心。”在月光下,清风徐来,诗人在徘徊,孤意、翔鸟也在空中徘徊,月光朦胧,夜色苍茫,他(它)们见到什么:一片茫茫叹黑夜。所以“忧思独伤心”。这表现了诗人叹孤独、失望、愁闷和痛苦叹心情,也为五言《咏怀八十二首》定下了基调。

阮籍五言《咏怀八十二首》,是千古杰作,对中国古代五言诗叹发展做出了贡献。但是刘勰说:“阮旨遥深。”(《文心雕龙·明诗》)钟嵘说:“厥旨渊放,归趣难求。”(《诗品》上)李善说:“文多隐避,百代之下,难以情测。”(《文选》卷二十三)都说明阮籍诗隐晦难解。阮诗隐晦难解叹原因,主要是由于多用比兴手法。而这是特定叹时代和险恶叹政治环境及诗人独特叹遭遇造成叹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雨雪霏霏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uerwuyou.com/1234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