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参杀人的故事和意思

曾参杀人的故事和意思

曾参杀人的故事和意思

【成语名字】曾参杀人

【汉语拼音】zēng shēn shā rén

【成语解释】本指谣传,久听而信,后比喻流言可畏或称诬枉的灾祸。典出《战国策.秦策二》。

【近义词】:人言可畏,三人成虎,众口铄金

1、宋.曹彦约〈尽心堂赋壬子为同官张汝器司理作〉:“回盗饭而参杀人兮,匪余行之可迷。”

【成语典故_曾参杀人的故事】

《战国策.秦策二》

秦武王谓甘茂曰:“寡人欲车通三川,以窥周室,而寡人死不杇乎?”甘茂对曰:“请之魏,约伐韩。”王令向寿辅行。甘茂至魏,谓向寿:“子归告王曰:『魏听臣矣,然愿王勿攻也。』事成,尽以为子功。”向寿归以告王,王迎甘茂于息壤。甘茂至,王问其故。对曰:“……今臣羇旅之臣也,樗里疾、公孙衍二人者,挟韩而议,王必听之,是王欺魏,而臣受公仲侈之怨也。昔者曾子处费,费人有与曾子同名族者而杀人,人告曾子母曰:『曾参杀人!』曾子之母曰:『吾子不杀人!』织自若。有顷焉,人又曰:『曾参杀人!』其母尚织自若也。顷之,一人又告之曰:『曾参杀人!』其母惧,投杼踰墙而走。夫以曾参之贤,与母之信也,而三人疑之,则慈母不能信也。今臣之贤不及曾子,而王之信臣又未若曾子之母也,疑臣者不适三人,臣恐王为臣之投杼也。”王曰:“寡人不听也,请与子盟。”于是与之盟于息壤。

【成语注解】

1、曾子:曾参(公元前505~前436),字子舆,春秋时鲁国南武城人。曾点之子,为孔子弟子。性至孝,相传《大学》为其所述,又作《孝经》,以其学传子思,子思传孟子。后世尊称为“宗圣”、“曾子”。

2、自若:态度自然如常。若,如。

3、有顷:不久、一会儿。

4、杼:梭。织布机上用来持理纬线的器物。

5、踰墙:跳墙。踰,越过、超过。

【成语出处】

1、《战国策.秦策二》:“昔者曾子处费,费人有与曾子同名族者而杀人,人告曾子母曰:『曾参杀人!』曾子之母曰:『吾子不杀人!』织自若。有顷焉,人又曰:『曾参杀人!』其母尚织自若也。顷之,一人又告之曰:『曾参杀人!』其母惧,投杼踰墙而走。”(源)

2、南朝宋.鲍照〈谢随恩被原表〉:“由臣悴贱,可悔可诬。曾参杀人,臣岂无过?”

3、唐.李端〈杂歌〉:“秦庭野鹿忽为马,巧伪乱真君试思。伯奇掇蜂贤父逐,曾参杀人慈母疑。”

4、唐.韩愈〈释言〉:“市有虎,而曾参杀人,谗者之效也。”

5、明.张岱〈投杼操〉:“昔曾子作《孝经》,而玄云聚于北极,苍苍者天,惟孝能格。奈何曾参杀人,而母犹信之不及。”

6、清.孔尚任《桃花扇.第一二出》:“这冤怎伸,硬迭成曾参杀人!”

【成语用法】

语义说明 比喻流言可畏或称诬枉的灾祸。

使用类别 用在“流言可畏”的表述上。

【曾参杀人的成语故事

春秋时鲁国有一个学者,名叫曾参,他是孔子的得意门生。学养很深,品性端正,是个有名的孝子。他住在鲁国费(音ㄅ|ˋ)邑时候,有一个和他同名的人杀了人,有人就跑去跟曾参的母亲说:“曾参杀人了!”曾参的母亲说:“我儿子不会杀人!”就照常织她的布,没有理会。过了不久又有人又来说:“曾参杀人了!”曾子的母亲还是泰然自若地继续织布。过了一会,又有人跑来说:“曾参杀人了!”曾子的母亲就害怕起来,丢下织布的梭子,跳过围墙逃走了。像曾参那么贤良的人,只要多几个人来说他杀了人,那么连对他最有信心的母亲也会相信,可见流言的可畏。后来“曾参杀人”就被用来比喻流言可畏或称诬枉的灾祸。

扩展阅读:

[曾参杀人原文]

秦武王谓甘茂曰:“寡人欲车通三川,以窥周室,而寡人死不朽乎?”甘茂对曰:“请之魏,约伐韩。”王令向寿辅行。甘茂至魏,谓向寿:“子归,告王曰:‘魏听臣矣,然愿王勿攻也。’事成,尽以为子功。”向寿归以告王,王迎甘茂于息壤。甘茂至,王问其故。对曰:“宜阳,大县也,上党、南阳积之久矣,名为县,其实郡也。今王倍数险,行千里而攻之,难矣。臣闻张仪西并巴、蜀之地,北取西河之外,南取上庸,天下不以为多张仪而贤先王。魏文侯令乐羊将,攻中山,三年而拔之,乐羊反而语功,文侯示之谤书一箧,乐羊再拜稽首曰:‘此非臣之功,主君之力也。’今臣羁旅之臣也,樗里疾、公孙衍二人者,挟韩而议,王必听之,是王欺魏,而臣受公仲侈之怨也。昔者曾子处费,费人有与曾子同名族者而杀人,人告曾子母曰:‘曾参杀人。’曾子之母曰:‘吾子不杀人。’织自若。有顷焉,人又曰:‘曾参杀人。’其母尚织自若也。顷之,一人又告之曰:‘曾参杀人。’其母惧,投杼逾墙而走。夫以曾参之贤,与母之信也,而三人疑之,则慈母不能信也。今臣之贤不及曾子,而王之信臣,又未若曾子之母也,疑臣者不适三人,臣恐王为臣之投杼也。”王曰:“寡人不听也,请与子盟。”于是与之盟于息壤。果攻宜阳,五月而不能拔也。樗里疾、公孙衍二人在,争之王,王将听之,召甘茂而告之。甘茂对曰:“息壤在彼。”王曰:“有之。”因悉起兵,复使甘茂攻之,遂拔宜阳。

[曾参杀人译文]

秦王对甘茂说:“我想出兵向东进攻三川(韩国一地名),取周室而代之,你如果能为我实现这一夙愿,我将至死不忘。”甘茂说:“我要求去魏国与他们相约,共同攻打韩国。”于是,武王派亲信向寿做甘茂的副使出使魏国。

甘茂来到魏国,对向寿说:“您回去告诉武王说:‘魏王已同意我的约定。但希望大王不要进攻韩国。’当大事成功之后,一切功劳归于您。”向寿回到秦国,把这话告诉了武王,武王便到息壤这个地方迎接甘茂。

甘茂到了息壤,武王问他其中的原因?甘茂回答说:“要进兵三川,必须先攻下宜阳,宜阳是韩国的大县,是上党和南阳两部间的贸易要道,长期以来,在宜阳积聚了两地的人力和财物,它名义是县,实际上相当一个郡。现在大王的军队要经过重重险阻,跋涉千里去攻打宜阳,实在太难了啊!

我听说,张仪西并巴、蜀,北取河西,南占上庸,诸侯并不因此就赞扬张仪的能耐,却称颂先王(秦惠王)的贤明。魏文侯派乐羊为将,进攻中山,三年就灭掉了中山。乐羊返回魏国,称道自己的战功。魏文侯拿出整整一箱群臣诽谤乐羊的意见书给他看,乐羊赶紧接受了文侯的批评,心悦诚服地说:‘这不是我的功劳,完全是主君的功劳啊!’我现在只不过是寄居在秦国的人,而秦国权臣樗里疾、公孙衍倚仗和韩国的关系,将来如果在攻打宜阳时对我进行非议,从中作梗,大王必会听从。如果这样,大王就欺骗了盟国魏国,而我又会白白招致韩国相国公仲侈的怨恨。

从前曾参在费地,费地有个与曾参同姓同名的人杀了人。有人告诉曾参的母亲,说:‘曾参杀人了。’曾参的母亲说:‘我的儿子不会杀人’,她仍然照样织布。过了一会儿,一个人跑来说:‘曾参杀人了。’曾参的母亲仍然织布。又过了一会,又有人来说:‘曾参杀人了。’曾参的母亲便惊恐万状,扔掉梭子,翻过垣墙,逃跑了。就连曾参这样贤德的人,他的母亲都对他产生了疑惑和不信任。现在我不如曾参贤能,大王相信我又不如曾参的母亲相信曾参,非议我的将不止三人,我担心大王恐怕会因为我的原因而扔掉梭子啊!”武王坚定地说:“我不听信别人的议论,让我们订立盟约吧!”于是武王和甘茂在息壤订立盟约。

后来甘茂攻打宜阳,5个月还不能攻下,于是樗里疾和公孙衍二人在武王面前进甘茂的谗言,武王几乎都要听信了,因而召回甘茂。甘茂到后对武王说:“息壤就在那里!”武王不得不说:“确实有这回事”。这时武王才又坚定信心,动用了全部兵力,继续让甘茂指挥作战,最后终于攻克了宜阳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洛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uerwuyou.com/112270.html